?
语言文学网-学术论文、书评、读后感、读书笔记、读书名言、读书文摘!

语文网-语言文学网-读书-中国古典文学、文学评论、书评、读后感、世界名著、读书笔记、名言、文摘-新都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评论 > 作品评论 >

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

2019-09-13 文学报 林颐

    青年批评家李伟长的上一部作品《珀金斯的帽子》,收在文景出品的“述而批评丛书”里,是严肃专业、去私人化的、客观冷静的评论文集。代后记言,“忠于某些事实,忠于某些情感,也忠于幽暗的自己”,在那时,“自己”是幽暗而隐蔽的。
    《人世间多是辜负》有别前作,挣脱了束缚,从幽暗处出来。书如其名,让人浮想联翩。有叹息,有怅惘,有思考。这是一次归返,追问内心,整理芜蔓的思绪,说说“爱与辜负”,说说世情男女,从读书而来,向着生活而去。
    这是一个简单读者的角度,就在忽然感动的那些瞬间,为了折叠的书页里邂逅的梦想、等待与幻灭。放松姿势,深陷虚构的世界,愿意被作品蛊惑,被某个段落、某句话、某个词击中,被人物的一个手势、一个眼神魇住,在午夜、在午后,在落叶开始纷飞的季节,望向空白的壁角,容许往昔回来,我们都曾辜负与被辜负。
    上编“爱的骑士”,写温特森、契诃夫、杜拉斯、胡塞尼、村上春树、钱德勒、特立斯、菲茨杰拉德、东野圭吾、歌德、兰波、北野武;下编“爱的辜负”,写卖油郎与花魁、西游黄袍怪、女儿国国王等人事,以及综览发散的、从各类文学影视作品里抓取的感想。
    “爱的骑士”是本书意旨。李伟长自述,是从克尔凯郭尔处获得的启迪。爱被认为是一种信仰,孤独个体的全身心投入,不求理解,不为回应,以最纯粹的激情去爱。可想而知,这样的爱有多么难得,多么理想化,甚至会让人嗤之以鼻,可是,正因为如此,文学寻常和不寻常的表达才让我们的经验世界不断试图突破壁垒,让我们憧憬与向往。
    所以,她想变成胡萝卜,或者通心粉细面条,进入情人的嘴里。这是温特森撩烫的情话。说起杜拉斯,几乎无人不知那一句,“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”。村上春树说:“失去一个人,就是无法再与他共享亲密的时间。”在东野圭吾那里,《嫌疑犯X的献身》与《白夜行》,把“放弃自己”的骑士之爱发挥到了顶点。为了保护另一个人,可以做出多少事情?
    是的,假如历数文学作品,让我们印象最深刻的,正是那些旁若无人的、绝望的或深沉的、置身度外的痴人。达至巅峰的爱,靠近信仰,卑微到底。
    在克尔凯郭尔之外,李伟长屡次提及的,还有巴迪欧与《爱的多重奏》。巴迪欧借用兰波“爱就是不断地去重新创造”的表述,把爱看作坚持到底的冒险,爱情首先开始于相遇的纯粹偶然性,然后,偶遇应该被固定下来,于是,爱人们就要经历不止一次的、长期的、分散的、令人困惑而且迷雾重重的过程。你的自私与我的贪婪,他的攫取与她的逃避,一往情深与半途离散,无所畏惧与无可奈何……因为人的复杂,就有无穷尽的可能,与无穷尽的不可能。这是文学的神奇,也是我们爱文学的根本原因。
    作者要遵循逻辑的自洽。这种逻辑的自洽,归根结底来源于作者对现实的拆解与重构。好的读者,能够理解作品的再现方式,跟随作者的步伐,还可以调节这种步伐,融入自己的节奏,进而读出作品的诸般微妙,也许在作者那里都是隐秘的不自觉的情结。
    《漫长的告别》的开头和某些部分,为什么不像侦探小说的笔法,而显示抒情的语调呢?一点点细读,一点点掰开。因为作家有时会爱上自己创造的人物,因为他身上就有作家的影子,因为小说里夹带的私货,是写作者走过的路与无法抵达的终点。
    原来,黄袍怪与百花羞是前世今生相恋相怨的故事。她是披香殿的侍女,他是奎木狼星的道尊,他不负前期,而她忘尽前尘,他无计可施,对她掳掠强霸又极尽宠爱,可是呀,单箭头的痴狂的爱,哪怕有让人同情的动机,是否对方就必须接受呢?
    “爱”的主题,道不尽,言不明,千万个人有千万种。阅读的实质,是一种嵌入式的美学行为,折射读者自身的价值观与偏好。说到底,取决于个体生命的境遇,与这些境遇带来的理解。读书与践行,隔着一些距离。但愿不辜负,将我呼唤至此的爱意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评论
批评
访谈
名家与书
读书指南
文艺
文坛轶事
文化万象
学术理论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