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语言文学网-学术论文、书评、读后感、读书笔记、读书名言、读书文摘!

语文网-语言文学网-读书-中国古典文学、文学评论、书评、读后感、世界名著、读书笔记、名言、文摘-新都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读书指南 > 读书文摘 >

秒速赛车技巧互动30582.com

2017-10-12 中国教育新闻网—读书频 约翰?韦恩

    我还记得事情发生的前前后后。那是四月上旬的一个下午,我沿着一条乡间小路骑着自行车,车把上还摊着一本希腊文法书。在这么一个风光明媚的四月天,只要没人提着刺刀站岗不准你动弹,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在屋子里是待不住的。
    乡间没什么车辆,我一出城,便把那本不朽的希腊文法书从口袋里掏了出来,摊在车把上。天哪,想起这件事,我真的要掉泪。想想看,他们是怎样把那一套灌给我的呀,我成绩并不错——从小就给死死地绑在功课上,要是没有了功课,我倒反而会觉得无所适从了呢——就是希腊文不怎么好。上学期末最后一天老索尔纳把我拉到一边说:“科尔曼,我这回在你成绩单上要给你不及格了。”他满脸丧气的样子,一本正经地望着我。瞧他那副神情,别人准会以为他是在通知我说我的两条腿得锯掉呢。天知道,我自己当时的神情一定也好不了多少。
    放假头两周,我吃喝、睡觉、呼吸都离不开希腊文法。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想把那本讨厌的小书牢牢地印到脑子里去。想想看,一个十六岁的孩子,刚刚懂事,生活才开始,却硬要他相信至关重要的便是希腊文法,这有多荒唐,多可恶!把他在城堡似的寄宿学校里关了三个多月还不算,放个把月假,还要逼着他捧着那本讨厌的橄榄绿文法书,要他把每字每句都生生吞下去!
    我就这样一面蹬着车子,一面看着变位表不住地念叨。使劲踩着脚蹬,链条飞快地转动着;我口中念念有词地背着书,只是时而抬头望一下,免得跌进沟里去。我对那条路不十分熟,就在我踩着车子吱吱咯咯往前走的时候,路像是突然不见了。刚才我还在路上,可一眨眼却掉进了沟里。跌得一点儿也不重,前轮顺着长满青草的小坡滚了下去,沟底干干的,满是野花的香味。我轻轻地从车把上翻了下去,希腊文法书掉到了沟底;而我只是滚了两下,便被对面的斜坡挡住了。一点也不像是从自行车上摔下来,倒像是滚到床上一般。
    我舒舒服服地躺到了另一面坡上。你一定知道四月份乡间小道边上的路沟有多可爱。那几天没下雨,草不湿,要是当天下了雨的话,我一定会忙着爬起来,规规矩矩地扶起车子赶紧走,那样一来,我这辈子也许就成了个希腊文教授了。真没想到,我竟能逃脱那种生活!真奇怪,我怎么会不信上帝,因为这一回真太像是上帝的安排了。柔软的草地一片嫩绿,我也像小草那样朝气蓬勃,像小草那样单纯;青草别无它求,只是要按着自己的心意享受生活的乐趣而已。我猛然想起,我不也同样是如此吗?
    我翻过身去,仰面躺着,双手枕在脑后朝四周看了看。在我身边有一排树篱,刚刚长满了嫩叶。我骑车走过来的那条小路,穿过田野和树林向远方延伸;小鸟在天空飞着,朵朵白云之间,露出一片片淡蓝色的晴空;一阵微风吹来,一点儿也不冷,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欢庆严冬已经过去。不用多说,你一定可以想象出那大好的春光。空气十分温和,几只甲虫嗡嗡地飞了过去。我想,这就是生活!只要这两个字便够了:生活!它在我的头脑、我的胸膛、我的肚腹、我的四肢中兴奋地搏动着。
    我突然下意识地行动起来,某种超乎意志的力量支配了我的身体,指挥着我的行动。我走下沟去找希腊文法书。一把捡了起来,像方才摊在自行车车把上那样把它翻开。突然,我明白该怎么办了。我双手使劲抓住了那本书,狠狠地把它撕开来。真痛快,老天爷!我亲手把它撕成了两半,这种快感我现在还能体验得到。然后我把那两半叠在一起,想一下撕成四片,可是书太厚了,撕不动。所以我只好一半一半地撕。几秒钟后,书变成了四片,接着又撕成了八块。我正想把这些碎片扔到树篱那边去,忽然想起这个地方对我说来非同一般,我不该把那劳什子的碎片扔在这儿,玷污它。唔,我得把这些碎纸随身带着,待会儿找个适当地方处置掉。
    过不多久,我骑了一小段路就看到路边有个长满了草的小水潭。这种水潭,里面不少青蛙卵,边上全是牛蹄印,任你把什么往下扔也会没入到厚厚的一层黑烂泥中去。也该给那些野草上上肥料了。我跨下车,走到潭边,尽力把纸片向中间扔去。纸片东一片西一片地漂在水面上,但是不用多久,它们就一定会被水浸透,沉到潭底。我可不想在那儿多待了,没等水把那些纸片浸透,我已经飞快地蹬着车子往回跑了。
    在蹬车骑过门口时,我心里有一种动刀子的感觉,倒不是要动刀杀人,而是要与一种生活方式一刀两断。我再也不愿过那种生活了,除了这个想法之外,我也闹不清自己还要干什么。别人把没完没了的责任啊、义务啊当作是生活硬塞给我——这并不是生活,这是欺骗,我现在完全明白了。要是别人还不知道,那他们就更糟。“他们”是指所有的人,包括父亲在内,或者不如说特别是指他。滚远些吧!我想。我已经挣断了锁链,我要奔到自由的天地里去。奴隶逃了出来,他一定会将拦路的一刀砍倒,此时不容退缩。
    我回家时大概是四点钟。艾莉诺姑姑喊我说茶已经好了,我大声招呼说我不想喝,转身往音乐室走去。钢琴就在那儿,那些白色的琴键在向我微笑。短短的黑键嵌在其中,构成一幅美妙的图画。这就是我向往的,只有在弹琴时我才体会到小鸟起飞时的那种自由。我一把脱下外衣,坐下身尽情地弹了起来。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评论
批评
访谈
名家与书
读书指南
文艺
文坛轶事
文化万象
学术理论
?